錫器文化

錫器文化

銀光之城個舊市

發布時間:2015-10-10點擊數:3430

                              
  彩云南有銀光城,方圓不過十里,因錫聞名于世。城中開門見山,背陽者陰山,陽山對之。初以為地理名故。其實不以為然,陰山有陰穴,陽山有陽物,乃神話傳說中的一對男女。且陰山巍峨峻秀,勢蓋陽山,有好事者牽強附會,言語陰盛陽衰,影射城中之人。
    忽一日,陰山峰巔之上佛塔高聳凌云,氣壯山湖,如幻如夢。男尊女婢之“遺老”,戲稱“鎮陰塔”。說也奇怪,護塔院者并非法海禪師,而是壓孫悟空于五行山下的如來佛祖。
    舊時錫城,廟宇會館(館亦作廟,如云南會館即云省廟)甚多,正所謂三步一廟,五步一館。玉皇至上,城隍攝下,中有世間先師圣者文孔丘武關羽,還有本房土地神。崇尚中華民族傳統,推崇個舊錫文化,人民安居樂業,承襲上千余年。
    上世紀八十年代初,宗教活動復興,寶華山上文昌宮塑立玉帝,幾經沉浮,宮下建筑寶華佛寺,開啟都市外來文化先河,并計劃在陰山頂上興建寶華佛寺上院。那時節,曾想上山如登天,空中建樓閣,如黃粱美夢,如今竟而成真,實在令人敬仰。
    是日,遂意邀約友人前往觀瞻。
    正所謂近視眼前,行之千里。心誠有意,目空一切。踏上登峰大道,云霄天梯只等閑。林間松柏綠翠欲滴,山中松鼠歡快跳躍。不知不覺中,風鈴悅耳,香煙撲鼻,梵音沁心。未入佛門,清香奇襲。鐘鼓時而催人行,一切仿佛就在眼前。
    佇立寶華佛寺上院廣場,心潮起伏,浮想聯翩,思緒萬千。兒時松依然,今朝佛寺藏。陰山落寶寺,勝景氣更新。金湖映塔影,美麗錫都天。寺借山名,山因寺靈。山幽寺,寺鎮山,整個寺院自然形成五臺,其中軸線上依次為寺門牌坊、天王殿、觀音殿、大雄寶殿、金剛塔,整體建筑布局嚴謹規范,尊佛重教,依山就勢,錯落有致,猶有一步一重天的感覺。
    蒼松翠柏簇擁雄偉壯麗的寺門牌坊直插云天,若不是看到陽光下熠熠生輝的“云山供養”的牌匾,還以為南天門奔眼而來。移步云梯,莊嚴肅穆的寺院氣氛剎時渲染而出,高深莫測的佛門意境耐人尋覓。
進入天王殿,猛然抬頭,突見彌勒佛端坐中央迎面開懷大笑,一時不知其所以然。迷糊之中,惟見彌勒影映我身。游于虛與實間,雍容而大“肚”,笑口常開,樂而悠悠。
    轉眼間,到達觀音閣。大慈大悲的南海觀世音菩薩救苦救難,普渡眾生,是中華女性美的化身。朝拜觀音,眼里浮現偉大母親的情懷,母親給予我生命,撫育我成長,母親的人格品德定位我無私的人生。
觀音閣下放生池,濟生橋上憑欄望,池中水生物形形色色,活靈活現,自由自在。我不是佛門中人,也并非俗家弟子,此處本與我無緣。但透過此景,折射出生態文明帶來人與自然和諧的美好景象。
說來也巧,就在這時,在人們的攙扶下,不遠處走出一位手持木杖慈眉善目的老翁,一位玉溪煤礦主,寶華佛寺上院的主要捐資者。大凡世間寺廟,善男信女布施而建,寶華道觀如此,其中緣由,不盡而同。恍惚中,仿佛看到趙老祖公的身影。默默注視飽經滄桑的老人,心里有一種說不出的感覺。
    攀登大雄寶殿前的石階,仿佛領略取經路上的八十一難,步步驚心。沖破重重阻力,九九歸真,到達金碧輝煌的至尊境地。無巧不成緣,正趕上寺院法事活動。佛光普照,眾生云集,盛況空前。傾聽梵音,六根清靜;木魚敲擊,塵埃遠離;香煙飄逸,空無一切。朦朧中,忽感超凡脫俗,輕飏直上極樂佛天……
    終至金剛塔。舉目仰望,塔樓九層,為佛家至高境界。身臨極點,如若九霄。仿佛飄浮空中,乘勢撥云開霧,下瞰城池,猶如天上人間,即時醉如夢境,化佛行善濟世救貧。
    佛教寺院格局大致相同,名揚天下取決于鎮寺之寶及個性文化。如法門寺佛舍利,少林寺功夫。寶華佛寺上院佛塔將供奉錫佛數尊,可謂獨一無二,與眾不同,透射出錫文化的個性魅力,也是朝山拜佛者絡繹不絕的原因所在。

[上一篇]:大錫之路
返 回[下一篇]:千古蒼桑話硔王

云南個舊市晟鼎純錫工藝廠IS09001:2008質量管理體系認證書號:032914Q云南科技型企業認證編號:ZXR2013010319 滇ICP備13001057號  技術支持:千龍昆明網站制作

年香港特码资料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