錫器文化

錫器文化

錫壺的欣賞與鑒別

來源:錫壺的欣賞與鑒別作者:錫壺的欣賞與鑒別發布時間:2016-09-09點擊數:4450

                        錫壺的收藏與鑒賞
    我國民間收藏錫壺自明代開始,民國初期達到高潮。20世紀80年代以來,錫壺收藏初為冷門,嗣后逐漸發展起來,成為古玩收藏的一個分支。
    錫壺的趣味與把玩
    錫壺是一種長時間被遺忘的古玩,其趣味往往和發現連在一起,驚奇伴隨著對錫壺的了解一步一步走向深入。據一些收藏錫壺的老玩家講,重樣的錫壺比新發現的錫壺還難碰到,常見常新,這是錫壺收藏最大的魅力。
    錫壺的樂趣首先在于淘買的過程。能在古玩市場或相關地方邂逅自己心儀的錫壺,玩家定會一連幾天都高興不已,笑逐顏開。不過很多藏家對于這個過程,更多的時候不得不看自己與某把錫壺的緣分。若是有緣,縱是“踏破鐵鞋無覓處”,也會“得來全不費工夫”;若是無緣,即便有幸遇見了,最終也還是會失之交臂。淘買淘買,先淘后買,淘寶的過程往往勝過結果。
    幾年前,作者曾在天津沈陽道古物市場意外發現一把錫質的四魚球形太極八卦光沿異型壺。當下一眼中的,愛不釋手,遂花費兩萬多元錢買下。交易成功后,此事本該告一段落,但通過和賣家閑聊,得知此壺不是一把,其實是—對。另一把底部也是呈四魚球形,但頂部邊沿則是制成太陽光發射狀,乃民國年問某一國民黨高官慶壽,地方鄉紳為巴結討好,特意請當時民間頂級的錫壺制作藝人專門打造的祝壽賀禮。因此,世間只有一對,絕無雷同,不過可惜因年代久遠,兩把錫壺分別流落民間,目前賣家手上只有剛賣給自己的那一把,而另一把卻不知所蹤……。作者不聽此話還好,一聽之下心癢難熬,誓要找到另外那一把!于是,我想盡一切辦法去打探另一把錫壺的下落,但兩年過去了,始終毫無頭緒……。本來準備放棄,不做他想,但有一天,我突然在潘家園舊貨市場地攤上發現了那把四魚球形太陽光沿異型壺!在下興奮之余,認真判定其屬真品之后,便二話沒說毫不猶豫地買下此壺,并捧回家中,這對失散多年的異型壺終于在他家得以“重逢”。
    為了集齊各大系列,藏家往往費盡心血。其他的系列暫且不提,僅以“12生肖”系列為例,作者前后共用了十幾年的時間,足跡遍布大江南北,直到最近一年才收集全。
    收藏錫壺的雅興在于賞玩藏品時的愜意。閑暇之時,藏者沏一壺碧螺春,伴著裊裊茶香,小心翼翼地拿過幾把錫壺把玩琢磨,即便之前的心情再怎么浮躁,此刻也會變得莫名的平靜。而那形態各異的壺形,流暢自然的弧線,精雕細琢的花紋,古樸細膩的質地,動人離奇的傳說……每一樣,都令他情不自禁地沉醉其中。如時間夠長,他還會用干凈的鬃毛刷,仔細地清除壺內外縫隙之中的灰塵,然后再用質地柔軟的干布將其一一擦拭一番,對錫壺的萬般情意,盡在不言之中。
    把玩錫壺的最大收獲,是藏家通過錫壺結交了很多新朋友。大家以錫壺為題,可以互通信息、暢談對錫壺的認識和新發現,互相增長了很多新知識和新名詞。特別是,通過舉辦錫壺收藏展、錫壺研討會、交流會等,接觸了很多這方面的專家。一些藏家興奮地說,“錫壺收藏使我又學了一門新工藝,走進了一個新領域。”
    錫壺收藏在辯假、識假過程的收獲中得到樂趣。由于錫壺研究是一個冷門,在國家收藏部門專家也鳳毛麟角,所以,錫壺的收藏要格外小心,掌眼全靠自己。很多收藏家是在長期懷著忐忑的心情,反復斟酌才痛下決心收到一把壺的。收藏錫壺玩的就是心跳,在市場的摔打中成長。一些人玩了好幾年,收了幾十把錫壺,找藏友一看,發現只是檔次太低,假壺確很少,互相一交流,技藝大增。錫壺收藏的好處是,中低檔錫壺近年價格雖有提升,但一般藏家還買的起,提高還有很大空間。
錫壺收藏特別能夠增長知識,因其涵蓋的知識面很寬。既有錫壺的發展史,又有中國古代壺具造型的基本模式;既有錫壺的裝飾類別,又有其他古代金屬裝飾的模本;既有錫器的,又有紫砂的、瓷器的、紅木的、漆器的各種工藝;既有詩書畫印,又有廳堂樓閣,可以說包羅萬象,應有盡有。從那方面入手、入眼、把玩都可以。擺起來,琳榔滿目,說起來,海闊天空。
    錫壺的收藏切忌孤芳自賞,因為錫壺現成的研究成果太少,可借鑒的資料非常奇缺,勤于交流,別類旁通,才會不斷有新的發現。錫壺研究的學術成果和資料少,但金銀器、銅器、瓷器、紫砂器、木器、漆器成果與資料并不少,接觸一下,遇到問題查一下,也會有很大收獲。一些收藏者,錫壺收藏了好長時間,以為多了就是好。實際與藏友接觸—下,互相看一看,就會覺得大不一樣。收藏的交流要有文化,錫壺收藏遇到的每一個問題都會成為文化點和面,只要交流者確實為解決問題付出了一些勞動。在錫壺交流中,沒有權威的老師,只有學識與經驗的相對豐富者,因此,大家都是平等地討論問題,結論都是自己作出的,錯了也不怕,糾正過來就是了,就有了新的提高。
    錫壺的欣賞與鑒別
    錫壺的欣賞重要是看造型、工藝、裝飾、鏨刻圖文、寓意文雅和包鑲等方面。當然,收藏者還會根據自己的發現和興趣,來確定自己看中的某—方面。這里,僅是作者自己的一些體會。
    錫壺的造型借鑒了中國歷史上很多壺具的原始創作,包括陶壺、銅壺(含青銅)、鐵壺、皮壺(背囊壺)、瓷壺、紫砂壺、藤壺等,例如:雙耳壺、提梁壺、執壺、倒流壺、石瓢壺、瓜式壺、瓦當壺等。當然,也有不少自己創新的壺種與造型,例如:吸管壺、硯滴壺、溫水壺,生肖壺、雅趣壺、鴛鴦轉心壺、開光鑲玻璃壺、錫胎剔紅包漆壺等。錫壺的陳設效果非常好,多彩的造型、光潤的包漿,呈現出古樸拙雅的文化魅力,令人目不暇接。不僅是高檔錫壺,即使是一般的錫壺,陳設在殿堂中也是蓬篳生輝。
    錫壺的工藝豐富多變,金、銀、銅,陶、瓷、玉;鎏、鍍、錯,嵌、包、鑲;名人大師貢品、文人巨賈定做名壺,應有盡有。所以,欣賞錫壺工藝最有意思,也最全面。幾十把錫壺即可知道中國古代壺具工藝之大慨。
    錫壺的裝飾更是不潛余力,與工藝的結合恰到好處,即使是流傳了幾百年,曾經的輝煌依然光彩照人。
    錫壺的鏨圖文,包括詩書畫印,充分利用了錫質較軟的特性,在光亮的壺面上勾畫出一個個美麗的圖畫和傳說,且不會變形。在圖文中,有精美的書法、漂亮的詩文,寓意深刻的圖畫和花卉,當然也有古代金屬器上流行的紋飾。題款印章也是錫壺一絕,一次成形,不用燒制,當然也不能修改。僅將錫壺的圖文做成拓片展覽,也是林林總總,非常好看和有意思。關于雅玩錫壺,更是勾人占有欲望的趣物。樂器錫壺惟妙惟肖,好像能奏出美妙動聽的音樂;小橋雅舍,帶你走進中國農村散發著鄉土氣息的意境;硯滴壺讓你忘卻了它是壺,而記住了他是文房用具。一句話,錫壺給收藏者帶來的是歷史,是中國古代的封建手工藝史。
    關于錫壺的鑒別,用一位錫壺收藏家的話:“即難又不難”。說難是因為前面已講了很多,缺資料、研究成果和成名專家,很難一錘定音。說他不難,是因為錫壺收藏目前依然不很熱,錫價很高,做一把新壺和仿造一把舊壺成本差不多,想賣高價很難。特別是舊壺、好壺難尋,出來一把,很快就被收藏,仿造不容易。
    但近年來,由于錫壺的價格不斷攀升,市場上假壺、仿造壺還是出現了。
    目前,在市場上的假壺主要有三種。一為仿作造假,二為拼湊造假,三為改造作假。
    仿作造假錫壺實際上是很難的,因為首先要有樣子,即真的好錫壺,僅有照片是不能仿出好錫壺的。其次,要有好錫料。再其次,要有好工匠。最后要有好鏨工,還要符合時代、地方特點,然后才是作舊。因此,這種假壺很少,而且,一般比較容易被識破。
    拼湊造假比較多,因為舊壺、殘壺還容易找到,做起來相對容易些。特別是經營錫壺時間比較長的商販,知道什麼樣的壺賣什麼價,也知道什麼樣的壺可以拼在一起能夠以假亂真。所以,這樣的假壺特別需要藏家多注意。
    第三種假壺最近也有出現,主要是把一般的、大路貨的錫壺去掉中間,做一個比較高檔的錫壺體,接上壺蓋和壺底,再作舊,成為一把高檔錫壺。有的在低檔錫壺上鏨圖案和紋飾,有的鏨上名款或書法。這種假壺比第二種好鑒定,主要是做假不好統一,細看容易露出破綻。
    鑒定后兩種假壺,重要的在于要知道錫壺不同時代的特點和錫質的好壞,注意錫壺工藝的流暢性和真假包漿的區別。古玩行或收藏界,歷來把古玩表皮的色彩、光澤及質感特征概括為“包漿”,各類古玩由于材質不同,包漿的表相也是不一樣的。錫于常溫下在干躁的空氣中不受影響,但這在實際生活中是很難辦到的。現在市場上的錫壺,最晚也是建國初期制造的,至今已經60年,大多數應是百年甚致2、300年以上的產品,如果長期處于干燥環境之中保存比較好的話,外表除了光澤不如新錫壺明亮以外,變化是不應太大的。事實上,這百十年,亦至二三百年,中國社會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戰亂不已,政局動蕩,自然災害頻發,錫壺同其他古董工藝品一樣幾乎不可能與潮濕環境相隔絕。錫器受潮,表面會生成一種極薄的氧化膜,這層氧化膜會因為不同錫料中其它金屬含量的不同呈現出黃褐、紫灰、紫黑、銀灰、黑褐等不同的色彩,并與金屬錫的質感、光澤混合在一起,隨著年代的增長形成不同的包漿,成為錫器鑒定的重要依據。目前,古玩市場上有一種仿造的錫壺,表面包漿雖為黑褐色,但油膩而較厚,只要認真觀察,就不難看出其后做的痕跡。現在錫壺作舊多以鹽酸加一定比例的鋅瀝,配成鏹水將其刷在仿做的錫壺上,再將錫壺放在醋里浸泡,反復幾次達到效果,一般顏色比較深。
    再一個很重要的是看錫壺內部的水銹和用過的痕跡,水垢作舊比較難,也較容易辨認。
    錫壺鑒定的基本條件是慎重,多看幾遍,反復斟酌,假壺最大的漏洞是不矜看。
    錫壺的收藏與研究
    錫壺收藏同其他古玩收藏一樣,興趣是第一位的。要多接觸、多了解,相信自己的感覺。要能夠感到錫壺的文化魅力,多接觸是非常必要的。很多錫壺愛好者真正收藏是陷入癡迷以后,開始只是覺得好玩和有趣,買一兩件真假無所謂。邁進收藏和陷入癡迷,往往間隔時間不長。
在目前全國古玩市場上,老錫壺還時有出現。從根上講,老錫壺生產、流通在民間,一般在百姓家中并不起眼,但又不容易被遺棄。所以,近些年隨著農村、城市的改造,家庭陳設的更新換代,一些錫壺被古玩商人發現,投到市場上來。因為這類物品的收藏在古玩界中還算冷門,所以價位并不太高,購買的藏家也很有限。
    錫壺收藏,開始還是要由淺入深,由簡單到高、精、尖,由本色錫壺到工藝錫壺,由好看好玩,到分門別類。藏家對錫壺文化的感悟和認識,只有通過把玩和交流才會獲得,閉門孤芳自裳是很難有進步的。特別對于錫壺收藏,由于好的錫壺一般只有一件,錫壺的生產大多為單個錫匠或錫鋪所為,所以,藏家之間的交流顯得比其他收藏更為重要。當然,錫壺收藏的問題也有,就是前面提到的因素,即研究資料和學術成果比較少。
    最早關于錫器研究的論文是李鴻慶先生的《明清錫器叢考》,刊登在1947年10月10日出版的《國立沈陽博物館籌備委員會匯刊》第一期上。近些年,錫壺的研究工作隨著收藏的發展,也不斷有新成果出現。特別是關于錫器的研究,有了一些文章和圖書出版。例如,周繼烈刊登在107期《收藏》雜志上的《說錫壺》,楊巖占刊登在112期《收藏》雜志上的《說點銅》,維微刊登在《收藏家》雜志上的《說錫器》,安久亮刊登在第三期《北京收藏家》雜志上的《高博達和他的錫壺收藏》,以及黑龍江人民出版社出版的《中國錫器》和南京大學出版社2000年5月出版的陳駿等著《錫的地球化學》等。
    發表有關錫壺收藏和學術研究的文章最多的是互聯網。特別是曾經的錫壺、錫器生產地方的網站,人們在回顧當地歷史的同時,關注了錫器和錫壺的生產與銷售。例如:河南滑縣,涉及其下屬的道口鎮錫壺;山東威海,涉及到威海衛的鑲錫壺;云南個舊,涉及到錫都的清代錫器;廣州的打銅街,涉及到廣州點銅錫器,等等。
    關于錫壺的保養,重要的是牢記錫質器物的特性,一為質軟,二為怕冷和潮。因此,錫壺的把玩、運輸、擺放要特別注意,不要劇烈的磕碰,擦拭尤其是有了油垢不要用砂紙,即使是細砂紙也不要用,以免毀壞錫壺的表面光澤。清洗錫壺古有“錫器以木材灰煮水,用木賊草洗之如銀。或用肥皂熱水,亦可。”之法。(維微《中國錫器圖錄》新疆人民出版社,2003年1月版)明代張岱著《夜航船·卷十九·物理部·器用》載“錫器上黑垢,用醺雞鵝湯之熱者洗之。……荷葉煎湯,洗錫器極妙。”另外,存放地一定要干躁防潮,以防氧化。關于怕冷,也不要驚慌,其實只要不長期存放在攝氏0度以下,就會無礙。錫壺的保養并不復雜。展望錫壺的再度輝煌
    抗日戰爭以至解放戰爭以后,我國的錫器手工業,特別是錫壺的生產與制作受到嚴重破壞,亦至一蹶不振。新中國成立后,由于原材料緊張,公私合營等因素,錫器特別是錫壺生產與流通逐漸推出市場。改革開放以來,云南個舊和山東威海兩地率先恢復了錫壺的生產。
2008年4月,有著“亞太禮品第一展”之稱的第十六屆中國(深圳)春季禮品展在深圳會展中心盛大開幕。在本屆展會上,來自云南個舊錫都的“個舊錫”系列工藝品成為了眾人之驕寵。
    個舊錫采用國際最先進的冶煉技術,以提純度高達99.9%以上而聞名世界,被倫敦金屬交易市場指定為國際免檢產品,是僅次于金銀的“綠色環保金屬”。個舊早期的錫工藝品以實用為主,如香爐、燭臺、油燈、酒具、茶具等,其色似銀、光亮如鏡、光彩耀眼、富貴高雅及具有防腐、耐磨損、不破碎等特點,在我國豐富的工藝品百花園中獨樹一幟。近年來,隨著科技的不斷創新,個舊錫工藝品家族也在不斷擴大,三百年歷史傳承,數代人自守虔誠,成就了斑錫工藝品高貴典雅的大家風范。1999年,斑錫工藝精品成為“99昆明世博會”指定贈送外賓的禮品;同年推出的六款(龍鳳溫酒壺、銀龜溫酒壺等)溫酒壺系列暢銷至今。
    進入20世紀80年代以后,沉睡了40多年的威海錫鑲業終于迎來了枯木逢春的艷陽天。這與一位錫鑲藝人以及一批企業家的努力密不可分。如今仍舊蟄居在威海市區戚谷疃村一幢百年老屋里的谷祖威老人,就是當年開了威海錫鑲業先河的“和成”錫鋪掌柜谷寶和的嫡孫,也是威海錫鑲業的第三代傳人。谷祖威從剛剛記事起就對父親堆放在墻角的一箱子帶龍鳳圖型的“石塊”產生了濃厚的興趣,可是父親去瞅未告訴他那是做什么用的。時光流淌到20世紀50年代中期,已是病魔纏身的谷漢昭突然有一天告訴兒子:你要學習錫鑲技術。正是從那時起,谷祖威才知道,他的祖先們幾十年前曾在威海灘上創造過怎樣的商業奇跡。從此,谷祖威放學后的作業又增加了“學習錫鑲工藝”這一項。1984年,開放后的威海百廢俱興。已逾不惑之年的谷祖威按捺不住心頭的興奮,從炕洞重新翻出了那些模具和工具,然后步行二十多里山路,找到了當年“新和成”錫鋪的小伙計而此時已是80多歲高齡的王正修老人,召集了幾十號人,重新打出了“新和成”字號,開起了錫鑲工藝品廠。起初的創業總是艱難的,而收獲也是令人喜悅的。在短短的兩年時間里,谷祖威就將他的錫鑲工藝品賣到了北京、上海、南京、杭州等文化底蘊豐厚的大城市,而他本人也成了那個年代為數不多的萬元戶,并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命名為“民間藝術家”。緊隨“新和成”之后,以威海工藝美術廠為代表的一批業內新秀崛起。他們在繼承傳統錫鑲工藝基礎上,吸收剪紙、刺繡、面塑等其它民間工藝的精華,對傳統錫鑲工藝進行了大膽創新和改革,不僅實現了產品的規模化生產,還開發出了錫鑲鍍金工藝品,品種也擴大到了幾十種,并先后獲得過山東省科技興魯獎、工藝美術百花獎和國際博覽會金獎等殊榮,成為市場上的“領頭羊”。威海錫鑲新產品在國外市場上一路走紅,并每每客串“文化大使”的角色。每年的中韓經貿洽談會上,錫鑲工藝品總是最受外商青睞的商品之_;許多當年在威海生活過的英國人的后裔,來威海時總不忘買幾件錫鑲工藝品回去,以便與其前輩們的藏品進行對比。最近幾年,廣東深圳市也有幾家錫器工藝生產廠家,主要生產新錫壺工藝品。我國一些高檔商廈里也有馬蘭西亞產的新錫壺工藝品,且價格不菲。據說,其工藝是由福建早年出海的工匠帶去的,主要以傳統錫茶具為主。
    總體上看,我國的當代錫壺工藝品同清代的名家錫壺相比,還有很大差距,同明代錫壺精品相比,差距更大。應當說,改革開放以來,有關錫壺工藝品的生產,還沒有與我國明清傳統錫壺生產接軌。從這一意義上講,當代錫壺工藝品的春天還沒有到來,還有很大的提升空間。
[上一篇]:個舊凌云閣
返 回[下一篇]:彝族與個舊錫業開發

云南個舊市晟鼎純錫工藝廠IS09001:2008質量管理體系認證書號:032914Q云南科技型企業認證編號:ZXR2013010319 滇ICP備13001057號  技術支持:千龍昆明網站制作

年香港特码资料图